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今天我表现还不错吧

推塔天王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3Q小说网 www.3qbook.com,最快更新大唐之神级败家子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听到还要再来一次拉扯,这让所有人都觉着赵辰是真的想不出来办法。

    所以才一个劲的用这窝囊的办法。

    京兆府尹暗自摇头。

    他以前也听说过赵辰在万年县断案的事情,那事情传的神乎其神。

    他以为赵辰真的是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但今天所见,确实让他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没有人做声,大家都面无表情的看着衙役把孩子再次放在圆圈中间。

    妇人们再一次的用手拉着孩子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拉。”随着赵辰的一声令下,两人再次紧紧拽着孩子的胳膊,使劲的往自己这里拉。

    “哇!”孩子再一次的痛哭。

    丰腴妇人和瘦削妇人却是各自不放手,孩子疼的满地打滚,围观的百姓看到这副模样,也都闭着眼睛不忍心。

    “娘,我疼!”孩子突然哭着开口。

    瘦削妇人突然栽倒在地,孩子也被丰腴妇人拉扯到身边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不要了,孩子是无辜的,我不要了。”瘦削妇人缓缓从地上爬起来,满脸泪水和哀求。

    “她不要了?”

    “那她肯定是假的,只有假的才会不要自己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有人当即指出瘦削妇人的错误。

    丰腴妇人抱着孩子,小心翼翼的抚慰着孩子,低着头,看不出来是何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,她并非是孩子的生母,她是假的。”李恪似乎突然醒悟过来一般,指着丰腴妇人说她并非是孩子的生母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众人都为之愕然。

    明明瘦削女子都说了她不要孩子,她不是孩子的生母,怎么这个县令大人身边的人反而说瘦削妇人才是孩子的生母?

    “大人,我赢了,孩子自然是我的,怎么又变成了不是我的?”

    “大人这是在信口开河吗?”丰腴妇人愣了愣,随后立刻质问赵辰。

    其余百姓也都满目怀疑的看着赵辰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的话不是赵辰说的,但那说话的也是县令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没有县令的授意,他敢这么说?

    赵辰回头看向李恪,被众人质疑的李恪此时也是一阵迷茫。

    心道难道自己真的猜错了?

    “你既然说孩子不是蔡李氏的,那你说说原因。”赵辰面色平静的看向李恪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李恪吞吞吐吐,犹犹豫豫。

    他担心自己要是说错了,岂不是把赵辰的脸也给丢了?

    “我的想法和你是一样的。”赵辰看向李恪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李恪张着嘴,他以为自己是搞错了,没想到赵辰也是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当时心里突然就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拉扯孩子的时候,我就注意到,蔡李氏全程拽着孩子不松手,一旁的张李氏见到孩子哭喊的时候,忍不住的松开了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,因为蔡李氏一点也不心疼孩子,她在乎的就是孩子手里的钱财。”

    “张李氏松手,是因为孩子是她的,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,不管怎么样,也不愿意见到他出现一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而第二轮蔡李氏听到县令大人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,蔡李氏更是连牙都咬死了,张李氏松手时候,她还死死的拉着孩子,连查看孩子是否受伤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一个正常的母亲,会如此不顾孩子的安全?”李恪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丰腴妇人的脸色却是几度变幻。

    最后满脸愤怒的盯着李恪,大声喊道:“如果我不是孩子的母亲,孩子怎么会一个劲的往我怀里钻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不去张李氏的怀里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怎么会钻蔡李氏怀里?”

    “说的不错,蔡李氏肯定才是孩子的生母。”

    百姓们依旧在支持着丰腴妇人。

    李恪微微一笑,看向蔡李氏,继续说道:“孩子三岁,虽然脑袋有些问题,但吃喝拉撒他还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怀里藏着半只烤鸡,孩子年纪小,嘴巴馋,自然会往你怀里钻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……”蔡李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“胡说,要不我让人把你衣服扒下来?”李恪信心十足的说道。

    蔡李氏面色大变,正想说话,却是不想孩子伸手从她怀里掏出了半只烤鸡。

    也不含糊,直接就往自己嘴里塞。

    “卧槽,真是半只烤鸡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张李氏才是孩子的生母。”

    “这要不是亲眼所见,怎么敢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这蔡李氏果真狠毒,为了孩子的钱财,都敢骗上公堂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亏是县令大人有法子,不然还真让蔡李氏给蒙蔽了。”

    “县令大人身边的人也是大才,我等都没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百姓们瞬间口风一转,蔡李氏也变成强夺人子的罪人。

    张李氏紧紧搂着孩子,不断的朝赵辰和李恪磕头。

    李恪心里美滋滋的,特别是当他看到赵辰朝他投来赞赏的目光。

    那心里叫一个激动,就差没兴奋的喊出声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皇兄,今天我表现还不错吧。”下午,李恪吃完饭就来找赵辰说话。

    赵辰正处理着县衙里的事务。

    听李恪这样说,也知道这小子是又要来自己面前自卖自夸的。

    今天李恪的表现还不错,赵辰也很满意。

    不过这小子太轻浮,喜怒形于色,这对他不太好。

    正好手里拿到一个案子,递到李恪的面前:“三天前平康坊发生了一起命案,一个男人被发现死在了大火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恪接过案件记录,目光扫视了一圈,当即说道:“这不是跟我们之前在万年县处理的案子一模一样嘛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死者喉咙里有烟尘,肯定是大火之中窒息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必查了吧,直接结案算了。”

    李恪说罢,正要坐下来喝茶,哪知道赵辰双眼正死死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看的李恪后背一阵发毛。

    “皇……皇兄,怎么了?”李恪声音都有些颤抖,心里想着自己刚才是又说错了什么话?

    “你认真看了案件记录?”赵辰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李恪赶忙再去看上一眼,然后又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看到,死者喉咙里的烟尘是呈干沫状的。”赵辰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奇怪的吗?”李恪摸不着头脑,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赵辰满脸不悦的看着李恪。

    李恪只觉着心里一突,却是真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。

    烟尘呈干沫状又怎么了?